murphy2016

借频向 @你的秘密 老师表白

特别喜欢您的 当我们在星期五的夜晚相遇><


最开始其实是想剪虐向

后来觉得现实都这么虐,我为什么还要自虐

所以选了这首 剪了wlk视角

必须是wlk视角,也只能是wlk视角才甜

谁知道昨天刚发了秒拍,鬼就发了微博。

整个甜到爆炸.希望太太喜欢=3=








一时激动撸了个封面。


突然想到医生的 打回原形 简直就是为太太的文量身定制


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

歌词:

不要着灯
能否先跟我摸黑吻一吻
如果我露出了真身
可会被抱紧
惊破坏气分
谁都不知我心底有多暗
如本性 是这么低等
怎跟你相衬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 洁白无比
如何承受这好奇
答案大概似剃刀锋利

愿赤裸相对时 能夠不伤你
当你未放心
或者先不要走得这么近
如果我露出斑点满身
可马上转身
早这样降生
如基因可以分解再装嵌
重组我 什么都不要紧
假使你兴奋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 洁白无比
如何承受这好奇
答案大概似剃刀锋利
但你知一个人 谁没有隱秘

几双手 几双脚
方会令你喜欢我
顺利无阻 你爱我 别管我
几只耳朵 共我放心探戈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 洁白无比
如何承受这好奇
你有没有爱我的准备
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http://music.163.com/#/song?id=65896&market=baiduqk

强烈建议磕獒蟒獒的朋友去看09年东亚运动会男双对香港的半决赛,太好磕了,奶獒奶蟒可爱到昏厥,充满了粉红泡泡!解说员各种吐槽,秦指导冷漠脸23333

第一次看胖球的现场,还算圆满,想看的人都看见了。唯一的遗憾是团指哥哥没去,没看着。还有就是想拍很多很多的科科,可位置实在难卡,拍出来的不是我自己太抖,就是镜头前不断有人头晃过,可用的素材寥寥无几。


奔着肖门去的,但看了雨博双打以后觉得小雨哥哥也是很好的小哥哥。当然我们博儿也很好。


世锦赛都加油吧,希望有机会再见^^

请往前走 不必回头 在终点等你的人 会是我

小雨真的很温柔,双打的时候不时拍拍博儿的腰和胳膊,看人的眼神也是自带深情。好看的小哥哥。

【方昕暗许】词不达意 ——致《森林》


本来只是昕博蹭粮路,看了《森林》入坑。

非常喜欢这篇文,看的时候脑内就循环的词不达意这首歌。

双向暗恋,双视角 。

本来是想第一段博儿视角,第二段大蟒视角。但这歌实在太长,素材塞不满,所以忍痛剪掉第二段主歌+副歌。

现在的结构是:第一段主歌+副歌 博儿视角 。从间奏开始大蟒视角。

感谢微博竹马成双并肩为王大大的饭拍授权!感谢所有被我骚扰过询问素材出处的大大们。

当然更要感谢码字员073大大写了这篇文,请接收我的表白。爱您! @码字员073 

小幸运

给视频 配个文 半架空  ooc 各种 主杀团  


     

 

小结巴一个人在球馆外面坐了一下午,不吃不喝干瞪眼,自己跟自己较劲。

 

明天就该打包回省队了。

 

小团子出来来找他,默默拾起掰折的拍子装自己包里。

 

“小结巴,你会回来的吧。”

 

“卧、卧槽,都说别再叫我小结巴了,行不行啊你?”

 

 小结巴这外号是小团子起的。

 

 那会儿,小团子其实还不团,又瘦又高,亭亭玉立地像棵小竹子。

 

小结巴也不是真结巴。一着急就磕巴这毛病纯属被气的。

 

他俩认识18天,小结巴给小团子买了17天的鸡脆骨。这么好的小跑腿哪儿找去,小团子打从心里舍不得,挑他妹妹头哥哥心情好的时候跑去卖乖想求个特赦,结果被熊出来,眼眶红红的。

 

小结巴见不得他这样,抬手就要扒他脑袋。小团子身手灵活,哧溜一下躲到柱子后面,露出小半张脸:

   

别没事总欺负我,有种你倒是抽主力去。

 

小结巴怒极反笑:“你当我不敢?行,等着,等我回来抽不死他们!”

 

小团子吸了吸鼻子:

 

等呗,谁怕谁!

 

15岁的小结巴和16岁的小团子就这么约定好了。

 

 

来年春天,小结巴如约杀回队里。个子长高了些,眉眼间杀气更甚,但小团子不怕,欢快地跑过去,糊他一脸:

 

别瞪眼,看见师兄要笑,懂吗?好吃的带了没?

 

小结巴见他双起来的下巴,眉毛一挑,掐住腰间的痒痒肉:

 

说,谁投喂的你?人怕出名,猪怕壮是哇?一万米跑少了是哇?就知道吃吃吃是哇?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团子冲他使眼色,小结巴浑然不觉,变本加厉。

 

被模仿的脖子一歪,冷笑:

     

刚回来就想造反是哇?想跑一万米是哇?行!都去!连坐!

 

两人一起跑,跑完了躺地上喘气看星星,小结巴扯了小团子的T恤来擦汗,小团子嗷嗷叫唤说你要勒死我吗?

 

小结巴笑话他自己身材突飞猛进还怪衣服小。小团子想反驳,可撩起T恤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居然又他妈饿了。

 

于是翻墙出去夜宵,轻车熟路。

 

刚来那会儿他俩就翻过,没留神从墙头上摔下来,手臂上留了道疤,好了以后纹了个图案在上面,小结巴撸起袖子给小团子看:

 

看见没,这你欠我的知道吗?当初要不是为了给你买鸡脆骨,我可还是完璧之身。你得负责!

 

小团子口中塞得满满,心不在焉地应了,伸手摸摸纹身,心驰神往地叹了声:

 

太酷了!

 

后来,小团子也想去纹一个,在纹身馆呆了十分钟,跑了,怕疼。再者,妹妹头哥哥会骂。

 

小结巴斜眼他:瞧你那点出息!

 

小团子挠挠头憨笑,他知道小结巴不是真看不起他,丫就是一口是心非的货。

 

 比如,见了队医的狗他总要骂上几句狗日的,那狗却跟他分外亲,每回让他带点儿鸡脆骨,回来总少两根。再比如提起自己陪练的那位主力,他总说:这人打球真特么恶心,你怎么能忍着不吐?可回回见了人,那眼神都恨不得把人盯穿了。

 

那时,他俩都是陪练,小结巴寒碜点,陪女队练,他嫌丢人,几次三番想申请回男队,未果,因此一直怀恨在心。

 

小团子故意在他面前学师兄的口气:紫板儿,老狠了!


 小结巴就拿板子抽他,半真半假,抽得小团子直叫唤,难免又把妹妹头给招来。妹妹头提溜着小结巴的耳朵尖绕着球台转圈圈。

 

一物降一物。也只有在他面前,小结巴才低眉顺眼些,得了空转脸还得冲小团子龇牙咧嘴。

 

谁特么总说你乖来着?我看你是蔫儿坏!

 

小团子用球拍捂着嘴笑。

 

小结巴勒住他的脖子用手指使劲戳他肉呼呼的脸,然后也跟着笑了。

 

除了偶尔的恶作剧,小团子对小结巴一直很纵容,他喜欢看他笑闹,有些肆意张扬,但并不蛮横,有时又有些小狡猾。

 

队里的娱乐活动谈不上丰富,闲暇时攒个局斗地主,小结巴牌技不精,可偏打得来劲,他总爱坐在师兄上家,压着他往死里打。小团子渔翁得利赢得盘满钵满。师兄怒,摔了牌揪住小结巴:你丫到底会不会打,就知道框框炸我,剩下一手烂牌怎么出?

 

情急之下靠得极近,脸几乎贴着小结巴的耳根,一回头眼睫撞上鼻尖。

 

小结巴眨巴眨巴眼睛:不这么出怎么出?

 

师兄咆哮着教做人,自家秘技爆了一半,醒悟过来:你俩合起伙来骗老哥我钱吧?行啊陈玘!我记着你了!

 

师兄什么都好,就是抠门儿,哪儿输的钱,绝壁得哪儿赢回来。队里私下打比赛,他逮着小结巴不放。

 

紫板儿,老狠了。

 

小结巴技不如人,输了一盘犹不过瘾,抓起毛巾随意撸两下,叫嚣再来。

 

一双眼睛瞪得贼亮。

 

那个月的下半,小结巴一到饭点就舔着脸缠着小团子:匀我一口呗,省得你吃太多,还胖!小团子还真就由他赖着。有人看不过眼想说两句,师兄拦着:少管他俩破事,一个愿打愿挨。

 

小结巴勾着脖子挂在小团子身上,冲师兄笑得没皮没脸:

 

老马,啥时候再来一盘?

 

师兄搓了一板球,皮笑肉不笑:

 

行啊,等你有了钱。

 

小结巴这人从不吝惜钱财,稍微有点儿就爱出去浪,交友圈跟蜘蛛网似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那年国庆他又玩过了点,小团子十几个连环夺命call也没能把他招回来,被妹妹头抓个正着,再怎么替他打掩护始终是没能蒙混过关。

 

于是,二次退队。

 

走的那天像每次出征一样穿了西装,小结巴说回也要回得体面。小团子笨手笨脚想帮他系领带,弄了半天搞不定,小结巴哭笑不得:“你歇了吧,我怎么不知道你啥时候长了这本事。”

 

小团子悻悻收了手。

 

去车站的路上他一直絮絮叨叨地嘱咐:回了省队要听教练的话,别太任性,好好打球,想打出来总归是要吃点苦头的。

 

小结巴突然打断他:你丫是不是觉得我回不来了?

 

小团子低头不语,心里总觉得只要不说出来,也许就不会变成真的。

 

小结巴恼他小瞧自己,狠狠抱住,拳头砸在背上: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小结巴回省队的那阵子,小团子时常梦见他,梦见他俩翻墙偷溜出去,小结巴蹲在墙头向他伸出手,手心温热;梦见两人一起跑一万米,跑完并排躺地上喘气;梦见他从自己碗里抢肉吃;梦见一起打球,输了便狂飙粗口。

 

更多的还是梦见车站那个拥抱。

 

转眼两年,小结巴回来的时候头发剪短了,不像从前那样张牙舞爪地竖着,带了大包小包的土产,看起来成熟且知礼了许多,只眼神是没变的。


妹妹头还是看重他,带着拜了一圈码头,回来后虎视眈眈的小队员们蜂拥而上,小结巴护着土产杀出重围,认真地站在小团子面前,很郑重地递给他,然后咧开嘴:看吧,我从来不骗你。

 

三进两出的烫手山芋无人敢收,辗转了几手,最后收归吴指导麾下。因为是左横,所以配了师兄做双打。师兄球风依旧,一个回合十八摸,但作为拍档,那叫用脑子打球,一个字;帅!第一次队里切磋他俩就赢了。师兄边点钱边感慨:想不到吧小结巴,最后你还是落我手里。

 

小结巴点头称是,心里暗想:谁落谁手里还不一定呢。

 

配了双打自然要培养默契,师兄对小结巴还算照顾,小结巴对师兄却是真好,冬天帮暖手,军训帮挽裤脚,闲着没事帮粘球拍。好得小团子不禁眼热:也没见你对我这样呀!

 

小结巴正经脸:老马谁啊我另一半!

 

大喘了口气:球场上的。

 

刚喝进的水差点没从鼻孔里喷出来,小团子报复性地在他肩上蹭了蹭,拎着球拍上场练球去了,晚上吃饭也没等他。一连三天都这样,连带他小辉哥都对小结巴横挑鼻子竖挑眼。一靠近他们球台就一脸暴躁:这样,这里用力!步伐跟上!卧槽什么鬼!打得全他妈不能看!!

 

小结巴一肚子火,然,小团子和妹妹头在那边盯着,不服只能憋着。不光憋着,还得卖惨,天天卖,技艺娴熟得自己都要信以为真。

 

小团子心肠好,经不住他闹腾,三两下,降了。

 

妹妹头冷眼旁观:你小子将来退役了可以去演戏,男主角!


小结巴权当是夸奖,照单全收,晚上领了小团子出去吃火锅庆祝恢复邦交。球队边上的自助餐厅看见他俩过来,连忙在门上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

 

小结巴率先推锅:看你威名远播的,以后哪个丈母娘敢收你。

 

去你妈的,就你这没脖子结巴样,又有哪家丈母娘愿意收了你?!

 

 俩人正当街开撕,几个路边蹲点的私生盯着他俩窃笑。小结巴见人就怼:看什么看,这么有空不如回家多点读书。

 

那几个私生气的脸都扭曲了。

 

小团子忙拉着他:人又不是蹲你的,没成绩没人权,赶紧走你吧。

 

吃饭的时候,小结巴一反常态地沉默良久,过了一会儿,想通了似的拍了下桌子,放出豪言壮语:老子一定要打出来!

 

小团子闻言往锅里丢了盘猪脑。

 

小结巴横了一眼他的肚子,筷子敲锅:

 

你能少吃点肉么?

 

捞了勺香菇进碗里,小团子埋头扒拉:行,素的我吃,别的都给你。

 

 

那年,小结巴玩儿命似的练,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全凭一股劲儿,旁人调侃两句,他眉毛一挑,大眼睛瞪着,就跟有反社会倾向似的,逼得谁也不敢上去劝,直到大赛名额定下来才敢松一口气。

   

妹妹头宣布完参赛名单,师兄满脸喜气,胳膊肘拱拱小结巴:老哥我双喜临门。

 

小结巴撇嘴:知道!单双打都有你呗。

    

不是!师兄手拢住嘴,小声地:我昨儿刚扯了证!别说,你嫂子还挺旺夫!

 

小结巴愣了三秒,醒过神,随即在队里敲锣打鼓嚷嚷开。

 

 师兄连声叫着小祖宗,追在后面捂都捂不住,生生被好事群众敲了餐大的。

 

小结巴酒量一般,但为人爽气,来一个干一杯,以往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人人都来围攻他,师兄老大不乐意:你领证我领证,抢尼玛什么戏?来自罚三杯!小结巴丝毫不含糊,一口气吞了两杯,最后一杯滞在半空放不下,周围景物都在旋转,他几乎站不住,不觉捏紧酒杯,碎了。

 

小团子知道他已经喝到位,找来个小队员,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弄回去。

 

回到宿舍,小结巴还抓着他俩的手说着醉话,喉咙里含含糊糊唤了一声。

 

 玘哥,我在呢。小队员应得奶声奶气。

 

小结巴眼睛眯开一条缝,松手,摸摸他脑袋:

 

 是你啊,乖,回头哥给你买奥特曼。

 

小团子脸色不好,热毛巾甩他脸上,小结巴捂着眼睛笑,笑了一会儿又不笑,起来抱住小团子,抱得非常紧,头埋在肩窝里。

 

小结巴从来不哭,小时候从墙头上摔下来的时候也没有。

 

 小团子把手放在他胳膊的纹身上,小结巴说:

 

 不疼,真的。

 

 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

 

  

 那年大赛,师兄早早在单打比赛中止步,状态并不好。小结巴却像个亡命徒似的,遇神杀神,佛挡杀佛,一路带动师兄闯进决赛,牛逼哄哄地摘下金牌。妹妹头高兴得合不拢嘴,抱着小结巴亲了好几口,走到哪闪光灯跟了一路。

 

小团子刻意躲着,可还是跑不掉,他刚输了外战,心里不好受。记者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戳别人软肋。小结巴拨开人群,把人搂怀里推着往外走。有不开眼的还想追着问,小结巴猛地拽过他的记者证,两眼一瞪:

 

你哪家的?

 

趁人吓得懵逼之时,拉着小团子迅速跑路。

 

不久,某奥运冠军脾气火爆的负面消息不胫而走,妹妹头隔三差五抓着他们耳提面命:出门在外都给我注意点形象,别总像个愤青,是哇?

 

小团子神游似的一脸傻气。

 

 小结巴亦面无表情,背着手偷偷在后面掐他。

 

小团子抓着他的手,很紧地扣住。

 

 小结巴扭脸看他,小团子也正看着他,笑得坦荡。

 

大赛的阴影想走出来不容易,小团子在俱乐部的时候,经常给小结巴打电话。赢球输球都打,有时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小结巴玩笑说:要不你转会得了。

 

那江苏一哥的位子你让我?

 

 电话那头咋咋呼呼乱叫一通,小团子听着便觉得心安。他其实是依赖感很强的人,可以在所有人面前假装坚强无畏,可只有在小结巴面前不愿做任何伪装。

 

 

又过了两年,教练组调整,小结巴换去肖指导那组。吴指导心里跟割肉似的,师兄宽慰他:您想开些,他要不可惜,我就可惜了。

 

 小结巴听说后也不过是一笑置之。

 

 经过这段时日的休整,小团子状态回升不少,成了队里重点培养对象,也开始有自己的陪练。有一天,小团子问小结巴说:你觉不觉得那孩子的眼神有点像你?

 

小结巴怒:放屁!老子目光如此之炯炯,岂是那睡不醒的玩意儿能比的?

 

小队员掀起眼皮朝他瞥了一眼,含义颇深。

 

瞧着不顺眼,小结巴学他师父拎着耳朵把人撵出去,亲自跟小团子切磋一盘。

 

老规矩,谁输谁钻球桌。

 

小结巴双手抱拳,摆了个放马过来的姿势:在下金陵大侠!

 

小团子嗤笑,提起一只脚,颤颤巍巍来了个白鹤亮翅:老子吉林俊男!

 

开始不过是玩闹,打到后来竟杀红了眼。一直拼到抢七,小结巴惜败,钻球桌是不情愿的,脏话飚了一箩筐,完了,自己给自己挽尊:

 

我瘦我先钻。

 

那晚,小团子啥也没吃,光是抢了自家陪练的半根小黄瓜。

 

 

这一年的大赛,他俩齐上阵。出征当天,两人互相折腾了半天也没把领带系上,干脆都揣裤兜里,八字步撇着,活像两个古惑仔,妹妹头见了,一人给了他们一下。

 

小结巴靠窗,小团子挨着他,分享半边耳机,直板横拍的右手边是左手横拍,小结巴心血来潮用手机拍了特写传上网,小团子回复:世界第一左右手。下面呕吐表情一片。

 

 小团子问小结巴:咱俩要是碰上呢?

 

 小结巴露齿森然一笑:那我绝对大义灭亲。

 

 结果不幸被小团子言中,他俩抽在一个半区,早早在赛场上相遇,小结巴发挥失常,很快败下阵来,恼恨自己不争气,一怒之下摔了拍。

 

妹妹头震怒不已,但小团子表示他丑我瞎:我没看见!就是没看见!

 

于是,小结巴的传奇人生又添浓墨重彩的一笔:下乡养猪。

 

 

农村的天是解放区的天。刚去那会儿,小结巴上山下河,放飞得简直要上天,但真呆上几日又觉得空虚寂寞冷,就连一万米和妹妹头的碎碎念都无比怀念。所以,当小团子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在村口的时候,小结巴感动得几乎要流下鳄鱼的眼泪。

 

村里的猪还健在吗?小团子歪着脖子学妹妹头,一副视察工作的口吻。

 

健在!鸡也健在。小结巴学小辉哥,冷着脸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来可就不一定了。

 

小团子熊扑过去 ,小结巴蹲下一计扫堂腿,你来我往,大闹了三百回合。气喘吁吁的小团子摸出球拍扬了扬,小结巴立刻屈服了。附近的小学有几张土台子,小结巴非拉着小团子过去抽几板过过手瘾。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除了好友,还有胖球。

 

作为犒赏,小结巴拜托寄宿大妈宰了只放养草鸡,特意炸了盘鸡脆骨。小团子酒足饭饱,拍着肚皮溜达到猪圈瞅了一眼,啧啧称奇:

 

瞧瞧,猪都被你养瘦了!

 

那我养猪多屈才。眼神顺着扫了一圈又回到他身上,小结巴顿了顿,不怀好意脸:


我养你啊!

 

这词听着耳熟。当时,四下无人,月黑风高,正是杀人越货谈情说爱的好时候。

 

小团子脸上肌肉抽了抽:

 

你丫以为自己是周星驰?老子可不是张柏芝!

 

小结巴一手掐着他的脸,一手捞起一只小猪仔,凑做堆:

 

你丫以为自己是王祖贤?看看,他才是正经你大兄弟!

 

小团子愤怒,简直要出离愤怒了,把人按在地上滚了两滚,直到小结巴浑身上下和圈里的兄弟们一个色号,这才又觉得他貌美如花起来。

 

 晚上俩人同榻而眠,小结巴在大妈家待遇相当好,睡着人家小儿子的婚房,盖着崭新的婚被,窗户上还贴着红彤彤的喜字。

 

小团子伸手在雾气蒙蒙的玻璃窗上画圈,一圈一圈,然后,看见窗外的月亮。

 

很圆,但没你脸圆。小结巴自认评价中肯。

 

无故被黑的小团子掐住他的脖子讨说法。

 

黑人者两眼一闭玩装死,小团子便作势要人工呼吸。小结巴卧槽了一声睁开眼。靠得太近,四目相对,呼吸相闻。脖子上的手挪到身后,交叠在一起,下巴搁在肩上,轻轻地。

  

小结巴刚要骂娘,小团子难得一见地暴躁起来:你丫给我闭嘴!


小结巴愣了一下便安静下来。他身上很热,慢慢渗出一身汗,却一动也不动,默默任由小团子抱着。

 

好兄弟有今生没来世,抱一下又不会死。

 

小团子心里嘀咕,理直气壮地抱紧了不放。

 

 第二天一早,小结巴还没醒,小团子先走了。重归队里,小团子还是小团子,小结巴也还是小结巴,两人还是好兄弟。小团子还是对小结巴很好很好,还是会在他闯祸的时候替他打掩护,小结巴还是会对小团子毒舌,也还是会半夜偷溜出去给他买鸡脆骨。

 

小团子越打越好,终有一天摘得世界冠军,小结巴单打虽有缺陷,但双打技术愈发炉火纯青,换过几个搭档都成绩斐然。当时,队里流行一个说法:得陈玘者得天下。小结巴四处卖乖,可非但没炫耀到一点儿得意,反被妹妹头逮着敲打了好几回。

 

09年小团子和小结巴搭档出征横滨世乒赛,不负众望捧回伊朗杯,庆功宴上师兄过来敬酒:

 

 你俩小混蛋一块儿,果然双贱合璧!

 

小结巴大言不惭:那是!得我得天下!

 

酒杯端到小团子嘴边:来,咱俩喝一个。

 

小团子仰头闷了,甩甩脑袋,冲师兄笑得讨好:二哥,要不咱俩换换?

 

啪!小结巴和旁边自家奶狗同时一拍,异口同声:

 

敢!

 

 

后来有几次,小结巴和小团子家奶狗在比赛中碰上.那小子的眼神像刀,板板都恨不得抽死对方。

 

后生可畏呀。小结巴老气横秋地感慨。

 

那年,他也不过二十七八,新闻报道上开始称他为乒坛老将。四年一度的大赛改双打为团体,小结巴状态不稳,上场的机会渐少,心里多少有些不甘,更多的是遗憾。

 

小团子如日中天,世界排名第一,大小赛事金牌拿到手软,唯独只差那一块,终究不能释怀。

 

 春去秋来,到了退役的日子。小结巴回家乡当教练,小团子哪儿也不去,留在这座拥有他们年少回忆的城市。他很想问问小结巴能不能不走,又怕小结巴为难,更怕他不骗他。

 

 小结巴从来不骗他。

 

于是,退役典礼上,抱着痛哭一场,落泪的缘由,在漫天金花中,归于尘土。

 

不久后,小结巴交了女友,以三板拍死的速度迅速拿下。婚礼当天,小团子从外地赶来。天上飘着细雨,他没带伞,浑身湿漉漉的,来的时候小结巴正准备出门,小团子急忙忙过来帮他打领带。小结巴有一瞬间的慌神,仿佛又回到还打球那会儿,小团子刚练完一场,满身大汗地跑来跟自己哈拉。

 

笨手笨脚的小团子一如当年,领带系不上倒像打了个死结。

 

别闹,从小到大你就没搞定过。小结巴轻声说。

 

小团子笑,眼里亮晶晶的。顺着头发尖滴落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汗,他也不去管。

 

见了心烦,小结巴抬手用西装袖子在他脸上胡乱抹了两下,问他是不是傻,下雨为什么不带伞。

 

小团子很认真的告诉他:伞同散,今儿你大喜,不吉利。

 

 小结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便默不作声,不羁的神情和以前一样帅得惨绝人寰。

 

 旁边有小姑娘窃窃私语:新郎可真帅!

 

小团子心里骄傲;还用你说!那可是我全世界最棒的小结巴。

 


 婚礼过后,小团子一个人去了趟天坛公寓,早年的烧烤店已经拆了,变成了洋气的咖啡馆。北方的冬天不像南方多雨,空气中有霾,从前宿舍窗口的灯光看起来朦朦胧胧的,里面传来阵阵欢声笑语,大约又是刚选上的一批孩子。

 

小团子那里也有,全国各省市送来的顶尖苗子,其中不乏左手横拍。可是再也没有人像他。

 

 从来没有人像他。

 

 咖啡馆换了曲目,一听前奏就很熟悉,那是某一阵小结巴最爱哼的那首,尽管荒腔走板。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一尘不染的真心

 

   与你相遇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

 

   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她会有多幸运”

 

 

 

 再后来,小结巴长成了陈圆圆,小团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团子。小结巴在北京置了业,小团子便火速搬去他家楼下。虽然小结巴很少回家,他们偶尔还是会在赛场上相见。

 

发了福的小团子喜欢穿宽大的T恤,下摆撸到胸口,露出圆圆的肚子。

 

黑粉们送他手幅:禁止投喂。

 

小团子会好脾气地举着让她们拍照,然后略带几分得意地说:我比陈玘瘦多了。

 

小结巴三不五时开直播,美颜模式开启,各种乔角度,怼天怼地,怼师兄怼小团子。

 

 偶尔两人同框一次,16:9的屏幕都很难装下。

 

有一年乒超比赛,八一对江苏,两队队员因为天气被困机场,只有各自教练坐阵赛场,看台上团团圆圆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小团子摘下口罩,冲小结巴勾勾手,他只再想打一场,就像初次见面一样:

 

我叫王皓,吉林俊男。

 

我叫陈玘,金陵大侠。

   


end

 

视频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651448/

   

 

 

 

   

 

 

   

 

 

 

 

 

 

 

 

 

   

 

 

 

 

 

 

 

  

 

 

 

 

 

 

 

 

 

 

 

 

 

 

 

 

 

 

 

 

 

 

 

 

 

   

 

 

  

 

 

 

 

 

 

 

 

 

 

 

 

 

  

 

 

 

 

 

 

 

 

 

 

   

 

  

   

   

 

  

 

   

 

   

   

 

   

 

   

   

   

 

 

 

 

 


  

 

  

  

 

 

 

 

  

 

 

  

 

 

 

 

 

 

 

   

  

 

 

 

 

 

 

 

 

 

 

 

 

 

 

 

 

 

  

 

 

  

 

  

                

 

 

 

 

   

  

 

 

 

 

 

   

  

  

   

 

 

 

 

  

   

 

 

  

 

 

   

 

  

 

  

 

  

     

    

 

    

  

     

 

    

 


看你往哪跑 张继科&宝宝们剪辑(纯搞事><)

惯例 生日作受

wuli团指生快!

爱你哟~